活用工具
轻松教学

教师们最头疼的公开课8大难题,分分钟帮你解决! 绝招!

怎么在公开课上快速调动学生的积极性?

面对学生的“节外生枝”,老师要如何智慧地的处理?

怎么才能把“老生常谈”的公开课上出新意?

……

一谈到公开课,很多老师都会头疼,甚至紧张、慌乱。

而在许多名师的成长过程中,往往都有属于一堂自己的标志性公开课!语文特级教师张祖庆,就有很多经典的课堂为人称道!

和小编一起去看看,教师们最关心、最头疼的公开课8大难题,张祖庆老师怎么说,他的课堂又是怎么做的吧!

问题 1:借班上课,如何较快地与学生建立一个良好的师生关系,让学生积极参与课堂学习?

张祖庆:课前黄金5分钟,快速拉近师生关系

课前五分钟的谈话,我称之为黄金五分钟。这黄金五分钟,用好了,可以迅速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。因为借班上课,来不及熟悉学情,尤其是比赛课,规定不能接触学生,所以,这五分钟的聊天,就非常宝贵且重要了。

我以为,好的课前谈话有这么几个特点:

一是时间适度。时间以不超过五分钟为宜。时间太长,容易让孩子兴奋过头,对上课不利。

二是幽默亲和。老师的话语,要如春风拂过心田,让学生倍感亲切。同时,老师幽默亲和的话语,有助于打开学生的话匣子。课前谈话的最高境界,是寥寥数语,“秒杀”学生——学生瞬间喜欢、信赖甚至崇拜老师。这样,距离感没了,良好关系就建立起来了。

三是精心设计。好的话题,不但轻松愉快,而且在不经意间,导入新课。课前谈话,切忌问学生“大家紧张不紧张”,越问,学生越紧张。不少教师会随意地让孩子们猜自己的年龄,或者让学生自我介绍啊。这样的课前谈话,太随意。好的课前谈话话题,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苦心经营。话题,最好和本节课有关。

好,下面开始举例子——

比如:上《穷人》一课。我先出示作家莫言头像,让孩子们说说这是谁,长相有什么特点(因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孩子们大多看过莫言头像,不少孩子提及莫言眼睛睁开和闭上差别不大,头发稀少……课堂一下子活跃起来),再出示张艺谋头像,让孩子们知道他们是因为《红高粱》联系在一起的。这样的课前谈话,和《穷人》一课有什么关联呢?上课了,我出示作家雨果头像,再出示托尔斯泰头像,让学生猜测,他们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,进而让学生了解《穷人》一课的写作背景:作家雨果所写的叙事诗《可怜的人们》,深深地打动了托尔斯泰,于是托尔斯泰将叙事诗改写成小说《穷人》。在此基础上,教师进一步设问:在雨果的众多诗作当中,《可怜的人们》并不是很有名,但一经托尔斯泰改写,这个故事变得几乎家喻户晓,托尔斯泰的小说,究竟有什么魔力?让我们走进《穷人》。

再如:上《金钱的魔力》,我从小沈阳的肖像漫画,聊到我自己的肖像漫画,最后呈一幅现讽刺漫画,告诉孩子们,漫画的共同特征,是“夸张”。上课伊始,我呈现马克.吐温肖像漫画,介绍作者笔名的来历。课的主体部分,我让孩子们感受马克.吐温作品“漫画式夸张”风格。这节课,就是围绕“夸张”来做文章的。漫画主线,贯穿到底。

课前谈话的共同特点,都轻松有趣,又和课高度关联。

 

问题 2:遇到带班教师指导过度或者学生基础较薄弱的情况,教师如何迅速把握学情,调整教学设计,以生为本,体现增长呢?

张祖庆:课堂三招调动学生的参与积极性    

上公开课,确实会遇到学生过弱或者特别好(准备得特别充分)的情况。老师要根据学情做出相应调整。有一次,我借班上《真人橡皮泥》素描作文课。上课了,才发现学生都捧着我发表于博客的课堂实录。当场,我就换了另一节课来上。当然,大部分老师公开课内容是规定的,不能随心所欲地更换。因此,要预先和带班老师说好,不要过度预习。另外,教学设计时,就要做好万一遇到学生特别好的,第二套预案。——增加学习难度,设置有挑战性的学习活动,激发学生学习潜能。

如果学生基础较差或相对拘谨,老师也不要急。可以用以下三招调动学习积极性。

第一,教师要淡定。老师要学会稳住自己,不动声色地调整教学策略。

这就涉及到第二方面的对策:多采用小组合作学习。合作学习时,老师可以俯下身来,看着学生的眼睛,启发孩子在小组内大胆回答。等孩子答完,摸摸他们的脑袋,竖起大拇指,在孩子耳边轻轻说:“你真棒!一会儿你来回答,好吗?”脑袋多摸几下,慢慢儿,举手就会多起来。

第二,多表扬,多赞赏。课堂上,孩子们最喜欢鼓励。鼓励,可以打破坚冰。这些方法都试了,不奏效。那么,我们可以彻底改变教学方法。面对基础非常薄弱的班级,我们可以大幅度降低教学要求,根据学生的实际学情,大刀阔斧地砍去一些教学内容。既然你是教师,就要从实际出发,一切以学生的真实学情为起点,不要老想着课堂设计和课堂效果。当年,于永正老师遇到一个“死不开口”的班级,他愣是带着学生完整地读了两遍课文。后来,学生慢慢地开口说话了。

问题 3:如果没有像您这样具备很高的教学机智和课堂调控公开课上,您是如何把握课堂的生成问题?高能力的老师,又该如何处理好这些生成呢?

张祖庆: 一帆风顺的课,不是好课

课堂因生成而精彩。我一直以为,一帆风顺、没有波折的课,不是好课。旁逸斜出,才最美。面对学生的节外生枝,老师不要急,而要智慧地处理。怎么处理呢?有这样一些具体的技术:

一是追问。可以问学生:“嗯,是吗?你为什么这样想?”这样做,一是可以及时问清原因,便于做出回应;二是,可以赢得快速思考的时间。

二是讨论。老师暂时无法回应学生的问题,可以把“皮球”踢给学生:“大家怎么看?”这样,学生就会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

三是提炼。面对有争议的观点,学生的回应也是不尽相同的,这时,教师就要学会用关键词提炼几方观点。

四是存疑。经过讨论,还是解决不了,则可以存疑,把问题引向课外。有些问题,属于个别的问题,确实不值得花时间讨论,亦可存疑。

问题 4:平时设计一节课是遵循一课一得,根据文体特点设计课例,抓一个语言训练点,这样关注了语用,但其它地方会不会有些地方会缺失了?再者,一节课“听说读写”要真正全部落实的话,感觉很难拿捏啊!特别是公开课,听很多老师的点评,但不知道自己这样上是否妥当?

张祖庆:公开课有这样三种类型,要区别对待 

这个问题,让我想起了薛法根先生说过的“教得完整,不如学得充分”。我非常赞同法根先生的观点。很多时候,我们往往太在乎把一篇课文完完整整地教一遍,从揭示课题到初读课文,从整体感知到认识字词,从文本细读到迁移练笔,一样都不能少。这样教,貌似完整,实则如水过地皮,也许学生什么都没记住。

当然,并不是说目标少了,就可以随心所欲。基本的教学规律,还是要遵循的。且,不同性质的公开课,要求不同,处理教材的尺度,也就不同了。

我的想法是:比赛课,尽量兼顾;一般研讨课,适度任性;小范围研讨课,自己做主。下面具体解释:

比赛课——尽量兼顾。因为是比赛,所以,你输不起,你得遵循比赛的基本规则。比如,一般阅读教学比赛,大部分比的是第一课时,那么,我们便不能丢掉“整体感知”这个环节。如果丢了,课就有硬伤了,就会落下话柄,得分会很低。说白了,比赛课是把自己的脚,伸进别人为我们订制的鞋里去,我们得适应鞋子的尺度。难受,也要穿。所以,我们得面面俱到。这种课,在面面俱到的前提下,有一两个亮点,即可。

一般研讨课——适度任性。这里的“一般研讨课”,指中小型的观摩活动,一两百人,以研究某个主题为目的的教研课。这些课,因研究重点不同,我们可以适当超常规。比如,研究指向写作的阅读,则不一定非要有“整体感知”的环节——很多时候,所谓整体感知,便是老师问:“这篇课文写了一件什么事?”有时,为了让主题更凸显,不一定非要安排这样的环节。这一节课上不进行整体感知,并不表示所有课都这样。我们可以根据本次教研的主题,适当取舍,适度任性。

小范围研讨课——自己做主。这里的小范围研讨课,相当于教研组内的3-5人的研讨课。这样的课,我们可以自己做主,完全可以一节课只定一个目标,把某个训练点做扎实即可。

这样说,好像有“见风使舵”的嫌疑。哈哈,不是,只是“见机行事”。

除了上述三种情况,有没有特例?当然有。

如果我们内心足够强大,强大到不在乎别人的评价。我们只想探索某一类课型,便可以在大型公开课上大刀阔斧地处理教材。比如,我曾经上过《金钱的魔力》一课,几千人的会场,我愣是把整节课的其他内容砍掉,引入新课后,直奔第11自然段——老板喋喋不休说话的那段,通过体验式表演朗读,让学生充分感受作者一大段夸张的语言刻画人物的方法,在此基础上,创设生活中的语用情境,让学生活用写作方法,迁移写作。

从课堂效果来看,我觉得这节课上得很有意思。突出了“一课一得”。当然,也有人会有不同看法。认为这节课,只见树木不见森林,违反了教学常规。但是,那有什么关系!学生学得开心,收获大,课堂效果好,就行。效果说明一切,在意那么多人的评价干什么?!

 

问题 5:课堂中什么样的提问才是有效提问?是否不同的教学文体,所导致教学内容不同,会直接影响有效提问的数量?您最近的示范课《电影遇见书之神奇飞书》里,我发现您的提问大约有19个。这会不会也属于“牵引痕迹太重”呢?

张祖庆:课堂上提出的好问题,是公开课的金钥匙

我以为,好的问题,就是一把钥匙,带领学生走进文本之门。那么,什么样的问题是好问题呢?

我不想从很专业的角度来谈什么是好的问题,只从这么多年教学的经验中,提取几点。我认为,好问题,至少有如下特征:

1.引发思考。引发真实思考的问题,才是好问题。好的问题,往往切近儿童思维最近发展区。那些一提出,便小手如林的问题,是缺乏思考价值的。好的问题,应该是让学生先一愣,然后认真思考,最后豁然开朗的。比如,在教《金钱的魔力》一文,教师问学生:“文中的老板,为什么要对‘我’说那么长长的语无伦次的一番话?”,这个问题,很好地引发学生关注表达,研究作者“为什么这样写”。这便是好问题。

2.指向目标。好的问题,要指向于教学目标的达成,而不是随心所欲。

3.开放性。好问题,应该是开放的。问题覆盖面广,答案多元,学生能从文本的不同地方找到答案,能从不同的角度来回答。例如,《穷人》第一课时,教师问:“课题是《穷人》,字里行间却找不到一个“穷”字,你从哪些地方读懂了穷人的”穷”?作者是怎么来写穷人的“穷”的?这样的问题,覆盖全文,答案多元,具体很强的开放性。

4.关注差异。好的问题,能让优等生和后进生都能够饶有兴致地去思考。

5.紧扣文体。好的问题,能够很好的关注文体特征,从文体的特征去提问,便于更好的把握文体的价值。比如《金钱的魔力》整体感知环节,可以问:“这篇小说,主要写了哪几个人?他们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?请用简单的几根线条,把人物关系理清楚,并用自己的话说说,这篇小说写了什么事?”这样的问题,就是指向于小说的文体特征,而不是泛泛而问。

6.来自学生。好的问题,不都是教师问的。很多时候,我们要让学生提问,筛选出他们最感兴趣的问题,融合到自己的教学中来。

问题 6:欣赏名师的公开课时,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?教学艺术和教学技术哪个更容易学到?模仿名师的课,学情不同水平有差异所以常常学不像,那么还有没有模仿的价值? 

张祖庆:学习名师课堂,最重要的是找到自我

教学技术和教学艺术,是难以分得很清楚的。没有基本的技术,谈何艺术;所有的教学艺术,都是建立在基本的技术基础上的。公开课,是可以学习的技术的。个人以为,职初教师以学习技术为主,骨干教师以学习艺术为主。

教师成长的过程中,一般要经历“学——仿——创”的过程。教师可以找喜欢或崇拜的名师实录、视频,一招一招地学,学教学设计技术,学课堂理答技术,学导入艺术,学板书艺术,学朗读指导艺术,学结课艺术。最有效的学习,是微格学习,借助录像,慢慢地看,细细地琢磨,甚至连语气、神态都可以模仿。慢慢地,积累了某位名师的不少课例,你可以和他(她)“同课同构”——依葫芦画瓢,学他(她)的一招一式,渐渐地从形似走向神似。第三阶段,你要找回自我,要在巨人的边上另起一行,切不可毫无节制地持续五六年学一个人。否则,你就迷失了自己。

至于说到“学情不同水平有差异所以常常学不像,那么还有没有模仿的价值”,这就像武术中的散打练习,教练会给练武的人配一个对手——这个对手,和真正的敌手,是不一样的。但这样的散打练习,依然是有效的,因为,练的是基本功。学习名师的课,练的,也是基本功。学情的确是不同的,但教学技巧,是可以迁移的。

问题 7:现在公开课的课文选择,一般也都是一些常拿来开课的课文,基本上已经被人上烂了,那么如何在公开课中上出创新呢?   

张祖庆:四招让你的课堂焕发新意

老树怎么发新芽?老课如何出新意?我有如下建议:

一是文本解读出新。要沉入文本中,发现文本中别人没有读到的。《穷人》一课中,“睡觉还早”、“对着门的一张床”等语句,就是我这节课当中文本解读的新鲜之处,因此,教学中,这些细节的处理,就让听课老师“恍然大悟”。这种新的发现,表现在课堂上,就是新意。

二是教学设计出新。还是以《穷人》为例子。一般人把读写结合的点设置在课文的结尾“桑娜拉开了帐子……”让学生续写。但我在细读文本的时候,发现写西蒙的句子“一只苍白僵硬的手像要抓住什么似的”颇为耐人寻味。于是,我在课堂上让学生探寻这句话背后的意蕴,孩子们纷纷猜测,孩子们是说到:西蒙想抓住丈夫的手、上帝的手、更多衣服,她也许还想敲桑娜家的墙壁……这耐人寻味的细节,其实反映了西蒙临死前矛盾的心情。于是,我让学生迁移练笔,仿照桑娜抱回西蒙的孩子后忐忑不安的心理活动,写一段西蒙临死前的内心独白,适当用上省略号。由于指导到位,迁移得法,孩子们写得非常精彩。这,就是教学设计出新。

三是教学方式出新。我们可以在课堂组织方式做点文章。比如小组合作学习、学习沙龙、文学圈、学生当小老师等等有创意的方式,让课堂出新。

四是文本组合方式的出新。把相关的文本组合在一起,产生一种陌生感,让人眼前一亮。例如,把《桥》《爱之链》《一件运动衫》等小小说放在一起,组成一个群文,探究小小说的文体特征,就是一例。

当然,有些课文,本身质量不高,你使出了洪荒之力,还是没有办法出新,那就不要为出新而出新。若是规定必须上这课,努力上得扎实一点,语文一点。若是有机会让你重新选择。那么,扔掉,省得闹心!

 

问题 8:公开课,我一直很纠结。从赛前的精心准备,反复演练,到名师指点,集体会商,在各个预设环节反复琢磨。感觉最后在大家的帮助下反而没了我自己的思想和个性,变成了无数个别人的“傀儡”,自己不过就是个表演者,怎么解?到底什么是公开课上该坚持的?请教张老师我该怎么调整自己。

张祖庆:没有强大的内心,上不好公开课

 

参加全国比赛,是风险投资。你参加国赛,就是走上“不归路”;选择参赛,就是选择煎熬。你要在“评委标准”、“专家建议”和“自己想法”之间博弈。

我的建议是,适度迁就“评委标准”、努力融合“专家意见”、尽力坚守“自己想法”,在这三者之间的交汇点上做文章。其实,这样做好难。没有强大内心,别去参加国赛;若能彻底忘掉自己,那么你可任人白布。有时候,做个表演的道具,也挺好。说句最见底的话,这种两年磨一课的比赛,无法解决语文课程中的任何问题。君不见比赛举办了多少届,语文教学中的问题,还不是十几年前的老问题?围观比赛,图个乐子,捧个场子,即可。别当真,一当真,你就输了。

我尊重每一个用心磨课的选手和团队,但对比赛本身,持保留态度。我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教育发达的国家,不举办课堂教学比赛?不知谁可以回答我的问题。(曾在多年前就呼吁,取消比赛,将比赛改为观摩,可惜,无人采纳。)我一直以为,语文教学改革的希望,在民间。这些年,一直是民间(个人或团队)的探索,在倒逼顶层设计。比如群文阅读。

写在最后:教师生活,不只有公开课,还有诗和远方

教师生活,不只有公开课,还有诗和远方

最后,综合起来想表达这么几个观点:

第一, 所谓公开课的绝招,是没有的。

第二, 上好公开课,是一个老师综合素养的体现。它包含基本素养、教学设计、课堂实施、修炼路径等方方面面。个人综合素养的提升是基础(最重要,要花大力气提升——关于这个,改天单独写篇文章),好的设计是前提,课堂实施是关键,修炼路径很重要。缺一,不可。具体的,幻灯片中都有讲到,不细说。

第三, 最后,最重要的观点是,上不好公开课,你依然可以成为好老师。教师生活中,不只有公开课,还有诗与远方。

 

本文作者:张祖庆

文章转自好老师微信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51轻松教学 » 教师们最头疼的公开课8大难题,分分钟帮你解决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51轻松教学 专业教学工具网站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